您好,欢迎进入秒速时时彩测绘有限公司官网!

秒速时时彩开奖_首页_服务最好的平台

栏目导航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30-69884158
丰富的工程案例,
众多的合作客户,
精良的仪器设备,
细致的周到服务,
欢迎朋友们光临惠顾!
地址: 中国深圳市朝阳门南大街8号福临门大厦
当前位置:主页 > 秒速时时彩 > 行业动态 >
行政区划_范围和界线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2019-09-04

  行政区划_范围和界线_哲学/历史_人文社科_专业资料。历史,来自于历史中的现实,从习惯线到法定 线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期。应该说,各个时代 都有符合当时法律内容的行政界线确定方法及相 应的法定线。截止到目前,在全国性的勘界工作 之后,从理论上说,我国都实

  历史,来自于历史中的现实,从习惯线到法定 线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时期。应该说,各个时代 都有符合当时法律内容的行政界线确定方法及相 应的法定线。截止到目前,在全国性的勘界工作 之后,从理论上说,我国都实行了法定线,并形 成了一整套勘界经验。但限于条件,实际情况可 能仍很复杂。即使有了法定线,也不排除在一些 特殊地区和场合,当地仍旧采用过去对待习惯线 的方式来处理政区界线问题。 从习惯线到法定线,这是政区界线演变的一 条必由之路。对于本文论题而言,围绕着政区界 线共存在三个层面,一是国家制定法令法规,二 是政府部门的执行理念和力度,三是人民群众的 理解和配合。平日里人们若不知晓政策法令,遇 事时则可能加强这一点。按照国家意志加以实施 的话,只有后两个层面达到国家法令法规层面的 水平要求,才能说政区界线的性质同法律的规定 性相一致。如果尚未达到,则表明其间还有距 离,需要不同层面的国家公务员和人民群众为之 而努力。 注释: 《 中国 政 治 制 度 通 史 》 第 % 卷 , 人 民 出 ! 白钢主编 版社 %&&’ 年版。 《 清朝法制史》 ,中华书局 %&&( 年版。 张晋藩主编 《 唐六典》 ,中华书局 %&&! 年版。 # 陈仲夫点校 《 日知录》卷 % 《 州县界域》 。 $ 顾炎武: 《 河 道 变 动 与 界 的 表 达 —以 —— 清 代 至 民 % 胡英泽: 国的山、陕滩案为中心》 , !) 年 ( 月 南 开 大 学 “ 中国 历史上的环境与社会国际学术讨论会”交流论文。 《 记写职方》 , 中 国 社 会 出 版 社 !! 年 & 靳尔刚: 版,第 $ 页。 行 政 区 划 : 范 围 和 界 线 (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 ! 满志敏 上海 !#$$) 因。其实,不仅是历史上形成的统计数据,在研 一 行政区划是政权对地方统治的基本管理制 度,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地方管理组织和相应的 机构,中国作为历史悠久的中央集权制国家,历 史上更是如此。历史地理是研究历史上地理现象 存在、发生、演变和动力的学科,行政区划的相 关内容本身作为地理内容之一,当然毫不例外地 成为研究的主要内容。现代历史地理的前身是沿 革地理,在沿革地理中,政区和相应的政区地名 是这门古老学科的主要内容,因为无论是理解历 史上的地方行政制度和职官制度,还是阅读历史 的需要,都离不开对区划和地名的理解和把握。 由于历史行政区划左右着地方管理,这就不 难理解与地方管理有关的历史地理数据同行政区 划有密切的关系 。 这 种 关 系 可 以 分 为 两 个 层 面 : 第一,所有与行政区划有关的统计数据都会受行 政区域大小的影响。历史上人口数据和耕地数据 就是这样的例子,这类数据都是按照一定行政区 域进行统计的,政区界线范围成了限定数据范围 的一个重要界定。因此,可以清楚地知道政区范 围大小变化实际上也成了统计数据变化的一个原 究其他历史地理时,使用的统计数据同样受这个 关系影响。例如,每个政区单位中的学校、寺 庙,甚至河流条数和长度数,实际上都需要这个 政区单位的面积作参考背景,否则真不好拿来相 互比较。第二,统计数据背后的制度原因在空间 上的差异与行政 区 划 有 关 系 。 由 于 地 区 在 自 然 、 政治、经济和文化方面存在差异,因地制宜是地 方管理的必由之路。在传统社会,尤其是统计数 据缺乏严格界定的时期,这些数据实际上与形成 这些数据背后的制度有相当大的关系,同时也与 行政区域的范围和边界有关系。换句话说,现有 数据的空间差异背后有两个因素存在,其一是数 据所代表的地理现象的空间差异;其二是制度原 因形成的数据本 身 在 空 间 上 的 差 异 。 作 为 研 究 , 需要把这两个因素区分出来,这就离不开对行政 区划范围的理解和相应的范围数据。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政区面积其实是历史地 理研究中的一种重要基础数据,但这个基础数据 在历史地理传统文献记载中并不存在,需要通过 其他途径获得。在以往历史地理研究中,由于缺 乏合用的数据,对于涉及政区面积部分及其变化 的影响往往略而不谈,实在不能回避,只能用 江汉论坛 !#$% ! 《 中国历史地图 集 》 中 表 达 朝 代 政 区 一 个 时 间 断 面的地图量算来替代。由此可见,政区范围和相 应的面积是历史地理研究中的一项基础数据,而 且这种时间和空间三个维度上都存在变化的数据 最好的表达方法是用地理信息系统科学的理论和 方法,因此我把它称之为基础历史地理信息。复 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与美国哈佛大学合作的 ”项目的目标 “ 中国历史地理信息系统 ( !#$% ) 之一,就是建立这样一套基础数据。 政区及相应的统辖关系通常是从行政管理制 度层面来记载的,地名则是政区这一制度产物的 载体,例如,我们说山东省,是指一个名称为山 东的省级政区,而有空间概念的读者马上就会联 想到,这个省在我国的具体位置和范围大小。这 就是说,地名所表达的政区对象具有隐藏着的空 间属性,并通过读者联想显示出来。但如果读者 没有相应的空间概念储备,当然也就没有这种显 示出地名空间属性的能力。显然没有一个人能熟 知所有地名中隐含的空间属性,用地图这种直观 的空间表达形式来描述地名及政区也就有了必然 的需求。这个需求并不是现代的产物,它应该同 象形文字同时起源,我国历史上形成的许多地 图,如早期的甘肃 《 放马滩地图》和长沙 《 马王 堆地形图》 ,直 到 清 朝 康 熙 年 间 达 到 传 统 社 会 制 图技术顶峰的 《 皇舆全图》都是它的流传。悠久 的中国历史,政权经常发生变化,与此相伴的是 行政管理制度更替,这同样在政区管辖方式和地 名上表现出来,这也就是地理沿革在传统史学中 占有重要地位的客观需要。 但作为地图描述的对象,无论是描述空间形 态的河流、区域、街道等,还是描述空间关系的 地名符号,都仅仅是一种图形外观。地名政区包 含的其他种种属性,如名称、隶属关系、沿革变 化等不是地图上的图形所能完全包容的。也就是 说,完整表达政区地名需要从图像和文字两方面 来描述。显然在实际使用中,人们一直希望这两 类不同特征信息能用一种统一的工具手段结合在 一起,当我们在看到地名的形态或空间位置的时 候,随时可以看到地名的其他文字属性,反之亦 然,从而使我们的工作更加方便快捷。其实这个 需求并不是信息 时 代 的 “ 专利” ,在中国古代已 经有了这种要求 , 如 历 史 上 “ 图说”和 “ 图志” 之类的著作就是这种需求的初步实践,例如, 《 元和郡县图志》 。但在计算机技术和地理信息系 统概念发展之前,我们大部分只能用类似 “ 图 说”的手段满足初步要求。 除了把图形和文字属性结合在一起的需求 外,中国历史上政区变化的繁复是世界上独一无 二的。谭其骧先生主持编辑的 《 中国历史地图 集》最重要的贡献之一,就是把这种繁复的政区 变化用现代制图技术直观地表现出来了,使我们 方便地用它解决阅读文献和研究中遇到的政区地 名问题。但应该看到中国历史上政区地名既是一 个空间分布的对象,同时更是一个随时间变化的 对象。在运用地理信息系统技术之前,没有更好 的手段能充分地表达和描述这个随时间变化的对 象。 《 中国历史地图集》是集历史政区研究成果 的宏大著作,理论上我们可以把所有的政区地名 变化都画出来,但受纸质地图载体的限制,只能 在每个朝代安排一个标准时间断面,表达当朝典 型时期的政区状况。其实,每个朝代又延续长短 不同的时间,其间政区往往又会发生变化,有何 办法把这种变化 全 部 用 地 图 的 形 式 记 录 下 来 呢 ? 用纸张这种传统载体恐怕无法做到。我们可以设 想一下,如果在 《 中国历史地图集》中每个朝代 用两个标准年代来表示,则图集要增加一倍,如 果再多呢?实际上,我们经常需要查找那些不是 《 中国历史地图 集 》 中 标 准 年 代 的 政 区 状 况 。 例 如 , 清 代 政 区 表 达 的 是 &’() 年 的 情 况 , 我 们 在 画 一 幅 康 熙 年 间 的 主 题 地 图 时 候 , 显 然 &’() 年 的政区不能直接用来作为底图,就像我们不能用 ())) 年的地图来画 &*+, 年土改时候的地理状况 一 样 。 这 就 需 要 把 &’() 年 地 图 修 改 成 为 与 主 题 地图时间相吻合的底图,不方便之处是显而易见 的。 上述需求实际上告诉我们,得找到一种合适 工具作为载体,把传统方法无法实现的要求体现 出来,地理信息系统和数据库技术就是这种合适 的 工 具 。 !#$% 项 目 就 是 力 图 使 用 这 些 高 度 发 展的新技术,实现前面提到的种种需求。利用查 询 功 能 , !#$% 数 据 库 中 可 以 方 便 地 查 到 满 足 特定年份要求的政区地名对象,同时查到的政区 地名在屏幕上显示的就是地图。而对应任何表达 的政区又可以方 便 地 查 看 相 关 文 字 属 性 和 描 述 , 只要鼠标一点,文字资料可以立即显示在屏幕 上。当然它的分辨率在技术上没有限制,只要我 们有足够的研究成果和资料,都可以一一显示和 表 现 。 同 时 !#$% 在 技 术 上 有 很 大 的 灵 活 性 , 这不光表现在政区地图的和文字资料的显示形 式,还表现在数据的灵活更新上,如可以逐步地 向数据库中添加资料和数据,在项目工作的同时 就可以为用户提供局部的使用,避免以往大项目 1. !#$%&#$ ’()*$+ ,--./0 成 果 周 期 很 长 的 问 题 。 例 如 , 目 前 !#$% 项 目 还在工作中,它已经完成的部分数据已经可以在 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的 “ 禹贡网”和哈佛 大学网站上查到 。 当 完 成 新 数 据 和 成 果 的 时 候 , 这些内容很快被吸收进来,通过版本更新来达到 目的。显然这是新技术所带来的优点,可以使我 们在历史地理研 究 和 利 用 上 达 到 一 个 新 的 高 度 , 这是以往手段所不能比拟的。 成了政区之间界线的象征代表,这种界线就是象 征性的。对政区界线详细确定的需求往往是随着 对土地或其他资源占有的需要而产生,当一大片 蛮荒山区尚未开发时,界线定在何处,对当地民 众和社会并不是太重要的问题,如果这片山区发 现有价值的矿藏,或山上的林木有经济采伐价值 的时候,哪个社会团体有资格享用,这时界线成 了问题的重要焦点,历史上因界线背后的利益问 题 而 产 生 的 界 线 之 争 不 乏 其 例 。&’’( 年 , 我 国 全 国 性 勘 界 工 作 正 式 启 动 , 到 )**) 年 ( 月 , 全 国民政工作会议宣布: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在全国 范围内划定了行政区域法定界线。中国历史上境 内的行政区域界线从来没有从法律意义上明确划 分 过 。 &’+’ 年 新 中 国 成 立 后 , 在 调 整 行 政 区 划 和解决边界争议过程中,部分行政区域界线作过 裁定,但是大量的省、县两级行政区域界线仍然 普遍未经法定勘定,界线很大程度上由习惯线勉 强维持。但是, 随 着 人 口 的 增 长 和 经 济 的 发 展 , 习惯线成了争议线,围绕资源开发利用的边界争 议 不 断 发 生 , 甚 至 发 生 大 规 模 的 械 斗 。 &’’( 年 开始的全国勘界工作是制止这种界线混乱状况的 必须工作。因此界线本身是一种在历史过程中逐 渐形成的产物,从示意性、象征性、习惯性到今 天的法定性,它的特征和精度发生了深刻的变 化。但作为界线在空间上的表达,它的形态依然 是一个线条。这是我们在看待历史地图上的界线 时应该明白的基本概念。 重建中国历史上政区范围和界线并获取相应 的 面 积 统 计 , 仅 仅 是 !#$% 项 目 的 目 标 之 一 , 但我想这个目标可以称为台阶性的目标,因为它 将为历史地理的进一步发展和研究的深入提供一 个 重 要 基 础 。 )**+ 年 关 于 三 角 洲 地 区 人 地 关 系 耦合系统的香山科学会议上,专家提出的科学问 题之一是 “ 三角洲人地耦合系统的演变过程、模 式表达与指标体系的建立” ,这个问题已经在 《 )**, 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指南》中作为区域研 究的一项要求列出。区域人地耦合系统涉及历 史、现在和未来,是客观描述人地关系和建立和 谐社会的重要基础研究,也是历史地理研究为现 实服务的一个舞台。而建立和描述区域地理现象 的空间差异,指标体系是现实的需求,但这个指 标体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政区面积这个关键数 据。从这个意义上来看,重建随时间变化的政区 面积称为台阶性的目标一点也不为过。 二 涉及到政区范围及其变化过程,除了要知道 政区本身的沿革过程外,当然需要知道形成政区 范围分割的界线,否则范围无法界定,面积也不 能计算。在地图上界线是用线条来表达,理论上 说任何界线所表达的是分隔,而不占有任何宽度 的,也就是说这个地图上的线条必须足够的精 确。只要有地图学基本知识,就可以知道地图上 表达的内容存在制图综合的现象,基本的地图要 素,点、线、面都是特定比例尺上的产物,任何 大比例尺地图上的内容转移到小比例上,毫无例 外需要去除一些 细 节 , 以 符 合 图 面 表 达 的 需 要 。 因此所谓的精确程度实际上与采用的比例尺有关 系,例如我国行政区划近年的一项重要工作是划 界,省界和县界勘定。实际上许多有争议的界线 往往在万分之一的地形图上才能清晰地表现,五 十万分之一以上地形图中根本无法表达。又如涉 及到房地产的地块图,一两米的差异就是很大的 财产问题,只有在五百至一千分之一地图上才能 分辨端详。可见离开了特定的比例尺谈精度毫无 意义,政区界线的确定是否准确只有在一定比例 尺才有讨论的价值。例如,不能因为现代县界有 需要勘定的地方,就认为民国年间的百万分之一 的县界也无法复原。这个问题实际上涉及历史地 理中经常遇到的数据问题,限于篇幅无法在这里 展开,但可以有一个明确的看法,即世界上没有 绝对精确的数据,只有存在一定误差的数据。 尽管从古到今的地图上我们都可以见到各种 政区界线,但行政界线并不是天生就有的。早在 春秋战国时期,诸侯国之间还存在着一些无所归 属的 “ 隙地” ,但这并不妨碍在地图上画出诸侯 之间的界线,这种界线就是示意性的。唐宋以 前,南方大部分地区还是蛮荒之地,各地区的行 政中心局限在少部分的平原河谷,山脉岭脊往往 是阻隔人们交往的一个自然要素,无意中它们又 江汉论坛 !#$% !秒速时时彩平台